公告栏

CENTER

公告栏

公司新闻

苏州工业园区航港物流有限公司

2019-04-09 11:00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几分……”7月11日,在长沙举办的第五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晚会上,当此旋律响起,你想象不到合唱这首歌的,一位是台湾70岁的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一位是内地年轻的“超女”歌手张靓影。

也许连吴老自己此前也想象不到,要如此合唱不知破除多少障碍。一曲老歌唱罢,吴伯雄随行的台资企业与大陆企业应能心领神会。在当前全球经济危机冲击下,两岸经济要突围需要携手。

如今台湾的第三次产业转移潮,正和大陆的产业升级潮交汇。上半年,国家已接连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海西地区经济发展的政策。机缘纷现,对两岸物流企业来说,在实现“大三通”之后还有更多的合唱等着。

海峡东岸

“孤岛”难锁物流产业

从地图上看海岛台湾,像一条离岸的小船。船舶离不开可供登陆的港湾。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小船和香港、韩国、新加坡,得益于第三次科技革命(以电子计算机、航天技术等新技术主导)影响下的发达国家产业转移潮,接力了西方的工业烟囱和劳动密集型生产,经济迅猛发展,被誉为“亚洲四小龙”。

第三次科技革命主导下的产业转移与发展,也是一场产业链全球化分工,以现代物流促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台湾这条小船却渐被狭隘政治意识锁困在太平洋(12.38,0.24,1.98%)上,漂泊在美中日三国微妙政治关系的风波上。扁政府还曾企图把让小船远离大陆,幸好国民党执政后,及时把它在划到岸边。

两岸最近距离不过72海里,但昔日锁岛政策已给两岸物流业留下舍近求远的后遗症。海运、空运都要绕经香港、日本、韩国等第三地。这使台资企业运销大陆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进而影响了台湾的出口贸易。到上个世纪中后期,都依赖外向型经济的“亚洲四小龙”,发展速度已见高下:当台湾出口总值1980年是1960年的117倍时,韩国1980年出口总值已是1960年的534倍。

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首倡两岸“双方尽快实现通航通邮”,“发展贸易,互通有无,进行经济交流”。“两岸三通”(通航、通邮、通商,实则都是物流的直通)的议题就此提出,但在当时未得台湾方面积极回应。台湾外向型经济的发展也培育出长荣集团、阳明海运、万海集团等国际领先的综合运输及物流企业,他们却也成两岸交通舍近求远的受害者。

但台湾本岛物资紧缺,加上企业多是采购与销售“两头在外”,台政府画“岛”为牢的模式使得工商企业,纷纷转战菲律宾、印度和中国内地等。这种空间折腾倒也给海运及物流企业带来的利红,但整个台资企业的物流成本却在高烧。

台湾物流业也随两岸经贸往来变化发展。海峡两岸的两次产业转移潮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第一次产业转移潮,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因美国《新综合贸易法》等政策迫使台币升值,台湾原劳动密集型外向型企业受搓,以纺织、食品等为主的企业,向大陆的廉价人力和资源成本洼地转移。

第二次产业转移潮,始于上世纪90年后,随着岛内市场饱和与产业升级,资金密集型的石化、电子整机等企业寻找新兴市场,转战大陆等地区。两次产业转移潮后,一是台湾产业结构得到横向调整,第一二产业比重下降,第三产业比重增加,物流业得发展;二是工商企业产业链得到纵向调整,在全球化生产经营过程中,强化供应链管控能力,增强与物流业的协同,现代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得到大发展。

随着全球经济危机冲击,目前,岛内正迎来第三次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转移潮,科技密集型和新兴产业被提升,物流业等第三产业可能出现规模化转移。这次转移潮也正迎来诸多好机缘。2008年11月4日,海协会与海基会在台北签署了《海峡两岸空运协议》、《海峡两岸海运协议》、《海峡两岸邮政协议》。同年12月15日,两岸海运直航、空运直航、直接通邮正式启动。

孤岛政策锁困不了两岸物流合作的机缘。“大三通”对台湾降低社会物流总成本意义重大,更将惠及港口、海运、航空等领域的物流企业。有关方面统计“大三通”将给两岸创造超过6700亿美元的间接贸易额。台湾阳明海运董事长卢峰海曾表示,台湾航运企业有六七成的货运都来自大陆,直航实现将使台湾海运利润翻倍。他预估5年内至少可带来上千亿元新台币商机。

今年5月14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赋予海峡西岸经济区四大战略定位:两岸人民交流合作先行先试区域;服务周边地区发展新的对外开放综合通道;东部沿海地区先进制造业的重要基地;重要的自然和文化旅游中心。目前在建的福州保税区,几乎享有国内保税区规格最高的优惠政策。如何从“机缘”中“分食”蛋糕,还看台企腾挪手段。

海峡西岸

“桥头堡”需铺纵贯线

如果说台湾岛是一艘船,海峡西岸的大陆就是一个大型停靠港湾。要让台湾物流的“资本之船”、“产业之船”靠岸,就要建设利于企业发展所需“深水港”,还要营造企业供需活跃的“大堆场”。

据商务部统计,2008年两岸贸易额达1292.2亿美元。其中大陆对台湾出口为258.8亿美元,同比上升10.3%;自台湾进口为1033.4亿美元,同比上升2.3%。大陆逆差为774.6亿美元。显然,两岸贸易不对称,台企享受到更多利好。在1292.2亿美元的贸易总额中,若按20%的物流总成本计算,物流成本高达258亿美元。如此蛋糕也多是台企长荣、阳明的盘中餐。是什么造成大幅不对称?

除了为两岸政治交好因素外,我们还需面对一个现实:两岸物流合作虽有缘分。“缘”是机遇,“分”是蛋糕。机遇会惠顾每个企业,但每个企业不一定都分到蛋糕。最基础的海西区域经济成熟度都与台湾地区存在很大差距。

6月23日,台湾政府批准建立台北、台中、高雄三大都会直辖市,既设北台、中台、南台三大都会区。三大都会区都拥有一个海陆空立体交通资源,类似日本的东京、大阪,名古屋三大都市圈。这些都市圈,或经济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凭借立体交通和多式联运,促成区域融合,放大集聚优势。

而在海西经济区:第一,因过去两岸不直航,造成物流需经香港、日本、韩国等第三地中转,造成海西地区的港口等交通资源的中转功能被搁置。第二,闽赣一带多丘陵山地,交通不便,缺乏完善的现代化铁路和高速公路网,物流企业生息的交通环境急需改善。第三,因福建地理环境因素,农业比重大,二三产业发展不足,物流需求相对不旺。这些造成海西物流企业整体不强。截止目前,福建省仅有一家5A级物流企业(福建省交通集团,2009年6月获得),而盛辉、建发等一批物流企业多局限于传统公路运输领域,综合服务能力相对滞后。

要两岸物流业实现嫁接,海西经济区尤其是作为海西经济区桥头堡的福建省,首先需要贯通奇经八脉。在物流产业振兴规划中,我国在全国物流布局的“点——线——网”,都有对海西的综合考量。

一是,在“点”上,厦门市进入“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下称物流规划)中的21个全国性物流节点城市,而福州入选17个区域性节点城市。厦门港进入“全国沿海港口布局规划”(下称沿海港规划)中的8大港口运输体系中的集装箱运输系统干线港。

二是,在“线”上,“物流规划”中的十大物流通道,其中两大通道“东部地区南北物流通道”和“东部沿海与西南地区物流通道”,都将利好海西经济区。根据交通运输部“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福建省将建成“三纵四横”高速公路网。同时铁道部规划,到2015年左右,福建省将形成三纵六横的高速铁路网,海峡西岸铁路总里程将达6000公里。

三是,在“面”上,“物流规划”中提出的全国九大物流区域,其一是“以厦门卫中心的东南沿海物流区域”;以厦门港、福州港为主的东南沿海港口群进入“沿海港规划”中的全国五大港口群。

值得一提的是,6月30日,福建省第一条快速铁路温(州)福(州)铁路正式通车,而首发的“和谐HXD30061”货运电力机车是中国最新型大功率货运电力机车,时速达120公里/小时。温福铁路这条纵贯线,其一,不仅结束了海西地区只有单线、低速铁路的历史,进入双线快速大运力的高铁时代。其二,打通了海西经济区与长三角经济区的交通及物流动脉,福州到温州只需2个多小时,福州至上海只需5小时。其三,随着海西铁路网全部贯通,温福铁路将和厦(门)深(圳)线贯通,届时福州至深圳只需4.5小时,海西经济区也将打通与珠三角经济区的快速交通及物流动脉。届时,海西经济区不单是闽、赣、湘等内地的出海通道,也是贯通长三角、珠三角的综合交通及物流通道。

“点—线—面”立体交通网的贯通,将给海西物流企业带来新市场。首先,传统的配送、海运、港口、仓储、货代等市场将有增量。这个增量不仅来自福建,将还来自中西部腹地;其次,在冷链、化工等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物流会增长。随着两岸农贸往来,台湾化工等产业转移,两岸产业协同效应将呈现,新物流市场将被激活。再则,建立海铁联运、公铁联运等新型服务模式将被推宠。海西经济区的立体交通网建设,正在把多式联运等新型服务变成现实。

物流嫁接

连通“堡岛”需建生态链

“政治的暂时的,经济是长久的,文化却是永远的。”海峡两岸的经贸和物流业的合作要实现长足稳健的发展,需要坚持一种携手共进,和谐共赢的文化。改变过去狭隘政治意识下的不和谐文化。

闽台两地一直有“地缘相近、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商缘相连、法缘相循”的‘五缘’文化。这种文化也应融入海峡两岸的物流产业协同,形成和谐物流生态链。

两岸物流产业虽层次不一,但存在很大互补空间。台湾物流企业拥有较好的服务理念、先进的管理制度和科技支撑等,海西地区企业拥有的丰富的资源和成本洼地优势。在这个取长补短过程中,需要两岸物流企业树立大区域意识,嫁接跨区域、跨行业、专业化、体系化的新型服务文化;需要行业组织等推进协调交流,嫁接培育出求同存异,互惠互利的产业生态文化。

两岸物流产业嫁接需要多元合作,创新合作,营造良好的区域经济生态圈。由于福建地区物流产业发展滞后,在一些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中,政府要善于用市场的资源办市场的事情。在港口以及公路等资金密集型的投资上,可吸引台湾地区的优质资金参与。

海西经济区被赋予“先行先试”的前沿平台,给嫁接宝岛台湾和桥头堡福建物流生态链,很大的创新空间。在福州保税区管委会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建设闽台物流合作先行区资料中指出:台湾目前设立有台中、基隆、高雄、台北、桃园等五个自由贸易港区,为闽台物流产业对接提供了良好的平台。而福州保税区和福州保税物流园区作为特殊经济区域,其特殊的政策功能优势和体制具备了与台湾自由贸易港区对接的基础。通过福州保税区、福州保税物流园区与台湾自由贸易港区对接,实现闽台物流合作的真正互动。

具体对接方式包括:一是推进港口对接。发挥福州保税区“区港联动”政策优势,寻找与高雄、台中等自由贸易港区对接途径,吸引台湾实力强、规模大、国际航线多的航商在福州新港开辟国际航线,共同开拓腹地和开发国际航线,利用这些公司长期以来形成的航运渠道,做大集装箱吞吐量,扩大中转规模,把福州新港建设成为海峡西岸—东南亚航运中心和物流中心。二是推进物流企业对接。目前保税区内物流企业多数规模小、实力弱、经营方式简单,国际国内竞争力差。通过引进台湾大型物流企业,实现与区内物流企业的对接合作,深化区内物流企业改革,通过改制、兼并、联合重组等多种形式,尽快形成一批主营业务突出,核心竞争力强的物流公司。三是推进政策功能对接。实现闽台两地互为开单、互为提货、互为拼箱、互为配送。四是推进通道对接。创建快速、便捷的通关模式,在福州保税区、保税物流园区和台湾自由贸易港区之间建立绿色通道,使得两区之间的货物自由流动。